第一百五十九章 Burned!!(第四更!3000月票加更!)

創造游戲世界 159 作者姐姐的新娘 全文字數 3092字

墨時歸很慶幸,躍動核子俱樂部不是一個死板的俱樂部。 躍動核子俱樂部的高層與君臨王朝不同,君臨王朝的高層是一群不玩游戲的資本家投資的,雖然管理人是趙明維的朋友,但本質上俱樂部的決策上的人是一群利益為主的商人。 躍動核子則有點像是可樂狂熱,某個同樣喜歡打游戲的富二代因為看重了電競的風口所以投資建的,可樂狂熱的決策權全權掌握在他們會長氣泡的手上,躍動核子的話就屬于決策在那位富二代的大頭,可董事會依然有一些發言權。 墨時歸在將‘我們公會的據點被NPC給毀了,老板你覺得該怎么辦?’這件事告訴了俱樂部的上頭之后,墨時歸的老板做出的決定是‘打國戰輸給NPC確實有些丟人,你們先上去看看,今天晚上能打回來的話,就試試,一晚上的話應該出不了什么節奏。’ 他們的老板還是比較理智的,所以墨時歸就毫無壓力的帶著躍動核子俱樂部的精銳們重新上線了,至于俱樂部真正的老板…沒能抽到圣靈的測試資格。 整整數個月的時間都沒有能抽到,最讓他崩潰的是只能每天看著自己麾下的選手們玩圣靈,自己卻只能在網上找別人家的芙莉雅來舔。 而墨時歸上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見自己的芙莉雅。 他來到了那座一半被燒成了焦炭的古樹前,徑直的推開了門沖入了其中。 頑石之種所生長的古樹空間比初始據點要大兩倍,足足有十六平方米的大小,這樣的大小已經算是一個合格的居住房間了。 古樹房間內的環境沒有墨時歸想象中那么糟糕,芙莉雅正靜靜坐在餐桌前吃著龍鳴八寶粥,仿佛外面發生的事情和她無關一樣。 “您回來了。” 他的芙莉雅看見墨時歸回來后,站起身來像是往常一樣迎接著墨時歸的歸來。 墨時歸沒和芙莉雅答話,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房間的內部。 最初墨時歸是打算讓芙莉雅留在初始據點的樹洞,可在頑石據點建立的第二天,他就收到了一個‘您的芙莉雅已來到您的據點’這個提示。 他看見這個提示先是小小的吃了一驚,但很快就接受了芙莉雅主動搬家這件事,初始據點那八平方米的小房間住的真的會讓人自閉。 墨時歸還是錯了,他錯在了太過于自信,認為這個游戲的NPC不會做出主動襲擊玩家據點的行為。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出這種判斷的,周圍的領主級怪物都有襲擊據點的傾向,可他們清掃掉了那些領主。 墨時歸認為清掃掉棲息在周圍的怪物后…據點應該就安全了才對。 想這么多也沒用。 他四下打量著據點的內部,這里和初始據點不同,有一面能看見外面的小窗戶,窗戶的玻璃已經在襲擊中碎裂了。 玩家們從外部看這扇小窗戶只能看見自己的房間。 “你受傷了嗎?”墨時歸將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芙莉雅身上問。 房間內倒是沒有任何其他被破壞的痕跡,就連窗戶碎裂而下的玻璃都沒看見。 “善良的圣靈,無需擔心,我沒事。”芙莉雅說話的時候將雙手疊在了自己胸前,這是她很常見的一個姿勢。 墨時歸沒繼續追問,他只是看了一眼芙莉雅的狀態,芙莉雅的狀態顯示出的生命值那一欄從1000的滿點生命值變成了850點。 只是掉了一百五十點血而已,就算是新手玩家也不是什么大傷。 可下面狀態一覽真的是…讓墨時歸差點窒息。 「狀態:左手臂·燙傷面積小」 燙傷! “把你的左手伸出來。”墨時歸這一句已經用上了命令的語氣。 芙莉雅顯然被嚇到了,她有些畏懼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同時拉開了手上的袖子。 在芙莉雅手臂白皙的肌膚上,有一道扭曲的赤紅色肌膚,肌膚還呈現出了些許脫皮的痕跡。 燙傷是對于少女而言最嚴重的一種傷勢,處理不當的話可是會留下可怕的傷疤。 芙莉雅不應該是人偶嗎?為什么肌膚被燙傷后會呈現出人類血肉的質感。
墨時歸已經沒心情考慮那么多了,他將背包中的一瓶治療藥劑拿了出來然后推給了芙莉雅。 “拿去,治好你手臂上的傷口。”墨時歸說。 芙莉雅接住了墨時歸推過來的藥劑,她其實很想問為什么您不遞給我呢? 但他的芙莉雅也沒多問,默默的打開了藥劑的瓶塞將純金色的藥水給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她在倒上去之后HP確實是恢復了,但只恢復了十點,左手手臂上的燙傷沒有徹底痊愈。 「狀態:左手臂·燙傷面積小(已治療恢復23%)」 看著這個已恢復23%墨時歸想起了繁星逼逼的一些小設定,芙莉雅的恢復力遠不如圣靈,甚至就連普通人類都不如,他們的HP藥劑是對圣靈專用的,這些傷口想要完全愈合需要專門的醫者之類的生活職業。 如繁星所說的一樣,一瓶HP藥劑只讓芙莉雅的健康值恢復了五點,現在他的芙莉雅健康值是99/100。 這已經很接近滿值了,但墨時歸有那么一點強迫癥。 “我等會去給你找醫生。” 墨時歸也不知道公會里面有沒有醫者這種生活職業,因為在奶媽大行其道的游戲里面,專門的醫生生活職業未免也太廢物了一點,還不如直接玩草藥師。 就這樣墨時歸轉生離開了芙莉雅的樹洞,在樹洞外面公會的成員們還在討論后續的解決方法,還有自家公會老板的悲慘境遇。 “唉,圣靈官方真的不讓賣號嗎?銀總他都花那么多錢收了。”黑鍋煮肉上線后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每次看銀總一個人拿手機刷別人家芙莉雅的視頻都替他心疼。”今晚你媽必死也表現得悲傷。 “小心被銀總聽到扣你們工資。”另一位現役職業選手羽落說。 “會長,會長嚶,咳…”絨毛兔看見自家公會的大佬們都上線了急急忙忙的撲了過來,本能的想賣個萌,但‘她’發現現在不是賣萌的場合“敵人是從巖漿池里面撲出來的,我們用冰系魔法把那個巖漿池變成黑曜石封死了,小羽毛正在重建。” “嗯。” 墨時歸現在很冷靜,據點的狀況絨毛兔一直都在用短消息向他匯報,他也在用短消息給絨毛兔回復該怎么做。 現在據點重建的工作已經在進行,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夏珊的那些自動挖礦機模組全部都毀掉了。 “會長,怎么辦?”眾人看見墨時歸之后出聲問。 他們也很想直接去找竊法者們算賬,但他們沒時間…圣靈大型副本像是神格之戰沒兩三天的時間是打不下來的,竊法者們的老巢應該在白蘭德島的深處。 如果直接去找的話…一路上的領主級怪物夠躍動核子公會的成員花上幾個月的時間清理了。 “你們如果要竊法者副本坐標的話,我或許有哦。”殘心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 墨時歸聽見這一句話沒再回答殘心,只是打開了自己的公會名錄,看著目錄上上線不足一半的玩家陷入了沉思。 而就在這時候趙明維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們不是第一次熬夜打游戲了,老宋,而且我們以前速通的副本少了嗎?”趙明維說。 “也對。”墨時歸最后下定了決心,直接對著身旁的絨毛兔喊出了聲。 “絨毛兔打電話去把白蛇叫醒!煮肉去叫雨中曲上線!今天別想睡了。”墨時歸再次對著公會其他的成員喊“告訴他們半小時內攻略組全員必須到齊。” “喂喂喂!我不確定哪里是不是竊法者們的副本啊!而且還有點遠!大部隊的話一天是打不下來的!”殘心說。 墨時歸依然沒理會殘心,他召喚出了自己的坐騎,一匹重裝軍馬,當墨時歸坐上軍馬時…軍馬發出了嘶鳴的聲音。 一個又一個代表著上線的白光出現在了躍動核子公會的據點里。 墨時歸看著公會里的成員逐漸從下線的灰色變成了上線的綠色,他在公會里發了一條消息。 ‘今天晚上我們去把竊法者的老巢給燒了!’
隱藏
三分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