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小說新聞>作家圈> 我現在只想完成這部《掌門路》——齊可休訪談實錄

我現在只想完成這部《掌門路》——齊可休訪談實錄

我現在只想完成這部《修真門派掌門路》——齊可休訪談實錄
知書第二次訪談約到的《修真門派掌門路》的作者齊可休,長期看我微博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對這本書有著極其特殊的感情,甚至視為網絡小說“最后的希望”。那么這次對其作者的訪談我也做了精心準備,希望問的這些問題能夠搔到大家的癢處吧……
安迪:你現實當中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江湖傳言家里開了一家小超市,是真的嗎?
齊可休:是的,我確實做了點小生意。寫書只是副業,而且坦白說吧,《掌門路》這本書是我高考作文后的第二篇文學作品哈,記得那時候美國總統還是男克林頓……
安迪:哈哈哈,副業都能做得這么出色,可見你的實力啊!這本書從靈感火花迸發,醞釀構思,到開始下筆,你準備了多長時間?
齊可休:我09年前對網小基本一無所知,后來因為顧店無聊,用手機找小說看才入坑的。當時專盯排行榜前列的書看,陸續看了盤龍、斗破蒼穹、斗羅大陸、凡人修仙傳等小說后漸漸發現胃口越來越刁,陷入書荒后干脆自己寫了。反正無知者無畏,從網上找了篇如何編寫大綱的文,學了學就開始動筆了。
安迪:還真是單純不做作,那么本書的設定主要受哪些小說的啟發?
齊可休:就《凡人修仙傳》吧,在凡人基礎上加了個類似斗羅大陸魂環的本命,類似禁典里書頁能力的提取物同參,然后在洪荒體系里大道三千的基礎上自己搞了個丹論體系。
安迪:我個人覺得目前為止看到的幾個丹論都非常精彩啊!那么你對于整個故事人物的最終走向和結局,是否已經基本構思完成;還是說,沒有確定好,處于邊寫邊思考的情形中? 
齊可休:我從寫大綱開始學的嘛,所以故事框架什么的一開始便構思完成。
安迪:那我們讀者就可以松一口氣了,總算看到了完本的希望……
安迪:創作過程中,感覺最難寫的地方和寫起來最開心的地方是什么?
齊可休:大體上是越來越難寫吧,還是一開始寫文的時候開心,雖然沒人看,但非常有激情,到了后面就越寫越覺得好麻煩了……
安迪:莫非這就是你斷更的原因?好吧……
安迪:創作過程中,有沒有走彎路的地方,對于后來者有沒有經驗心得方面的分享? 
齊可休:其實本書前面幾十萬字是后來修改過的(一開始我連分段都不會,文字擠成一大坨),大概七十多萬字的時候一個叫扶風的書友給我介紹了龍空,從那兒的評攤里學到了很多技巧,然后再回去改前面的文(其實改過之后還是有很多缺點,但只能這樣了)。
安迪:我聽說這本書是考慮寫成三部曲形式的,是嗎?
齊可休:大綱是定了三部曲,每一部都有一個主角,世界觀也會越來越大,不過回過頭來看當時實在是無知者無畏哈,有點眼高手低的味道,現在唯一目標就是將本書完成……
安迪:那現在第一部的進度大約是全書的多少?有一半了嗎?
齊可休:預定350萬字,所以已經過半了。
安迪:這本書的讀者非常熱衷于猜測劇情哈,如果讀者依據現有劇情猜測出了后面的發展,會去修改大綱嗎?
齊可休:當然不會,其實我很希望讀者猜對。甚至讀者猜錯后續劇情我往往會非常憂慮,會一直想是不是因為自己筆力問題導致前文沒有交待清楚。
安迪:我感受到了你的強烈自信!自信讀者猜不到劇情。
安迪:記得你說過習慣寫完一章就發,不然忍不住想修改,請問如果現在重頭再寫一遍的話你最想修改的是哪些部分? 
齊可休:是的,我有強迫癥,只要有存稿就會一直盯著,不停地改,然后改來改去發現還沒一開始的好,所以前文也不會動了。
安迪:問一個稍微敏感的問題,請問您當時是出于什么樣的考慮/背景來設計了"母女共侍"這一情節呢?是否有預料到以及怎么看待讀者對此的爭議和批評?再聯系后面齊老不修和趙瑤的一段,老齊您對不倫梗是不是有啥特殊愛好?
齊可休:這個問題很復雜,寫著一段并不是想寫黃文,我主要想表現不同門派(文化)背景下的三觀差異,描繪出齊休筑基之后自身欲望失去控制的時期,展現人成長必經的一個過程吧。還有就是修真者和凡人之間的鴻溝,當然限于能力問題,以上目的都沒能清晰地傳達給讀者。
安迪:寫到現在掌門路已經變成了龐大的群像戲,太多的名字和場景讓人負擔不小,您能否考慮加快一點節奏推一推主線、讓齊休多出來活動一下筋骨?
齊可休:我不想考慮那么多了,寫到現在都是劇情在推著我在走,照著大綱完成就是最高目標。
安迪:《掌門路》描寫了一個龐大的世界觀,但是現在書里的世界寫到如今依然只是一隅,讀者們有生之年能否有機會得窺此界全貌、甚至諸天萬界呢?
齊可休:這方面我不太想劇透。
安迪:小說中設定最高等級就是化神,后面會有煉虛甚至更高等級的人物出現嗎?
齊可休:這個你可以放心,肯定會的。
安迪:好期待煉虛出現時的場景啊!
安迪:小說中有沒有一些人物是讓你厭惡的?如何讓自己的視角帶入自己不喜歡的人物?
齊可休:這個我負責任地說,沒有,都是自己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的人物,都有感情。
安迪:本書一大特點就是死人非常頻繁和意外,那么書中迄今為止掛掉的人物已經很多了,那么你最遺憾誰的死去?為什么當時要讓他去死?
齊可休:也沒有吧,畢竟修真體系是發軔于道家思想,生死看開就好,我寫死的人,都是到點該死的。
安迪:我很喜歡趙瑤這個角色(不好意思我是瑤妹黨),她已經很久沒有出場了,請問您能否小小透露一下她未來的命運?不能的話,能否給她加點戲份?
齊可休:不劇透了,而且大綱也早已在那了。
安迪:姜炎和何玉兩個角色是不是有點諷刺有些主流修仙小說的成分?另外能不能問下你最喜歡的一本仙俠小說是哪部?
齊可休:是的,確實有點惡搞的意思,但是沒有惡意。我閱讀量并不大,看的書大多也是當紅作品,網上那些評價很高的書反而沒看過幾部。
安迪:齊休這個人物形象是來源于生活中的某個人嗎?
齊可休:第一本書,自然會將自己的人生經歷帶入進去。
安迪:你會看貼吧里和論壇里的一些評論嗎?有很多人在夸這本書,但是據我所知也有很多評論還很惡毒,這些評論會影響到你的寫作嗎?
齊可休:記得我這書一開始沒多少人看(書友群很長時間只有我跟yuqy兩個人),后來扶風加入,他替我在龍空宣傳了一波后,讀者才漸漸多起來的。當時我很興奮,每天花大量時間看各種評論,看到負面評價自然會受到心理創傷,但是看得多了,也清楚眾口難調的道理,調整過來就好多了。
我算是完全的圈外人,從事的又是傳統行業,除了用手機看看小說,平時基本不接觸網絡世界,寫書初衷也是自娛自樂,無法應對多數讀者們的建議和需求。我這人是比較喜歡道家思想的,我寫書是為滿足我自己的欲望,讀者的欲望只能由他們自己去追逐,咱們老死不相往來,也挺好哈。
安迪:再問一個**的問題,書中很多人物都讓人想起DOTA游戲,比如斯溫這個姓氏。那么你玩這游戲嗎?有沒有喜歡的職業選手?
齊可休:我就09、10年比較閑的時候看過比賽,不怎么玩,對2009印象比較好吧。
安迪:最后,你還有什么要和讀者朋友們說的嗎?
齊可休:無論是作者還是讀者都要注意身體,我有段時間寫作激情很高,煙和咖啡基本不停,突發咽炎,去網上一查癥狀跟什么什么癌癥很像,當時正好看到另一位作者三癡去世的新聞……
那次是真被嚇壞了,后來戒煙,戒咖啡,但是激情被嚇沒了,寫作速度也慢了。
所以,還是注意身體,身體好,一切都好哈。
安迪:謝謝齊大大的配合,祝你寫書順利,開心地把掌門路寫完!
我們下期訪談再見

齊可休相關新聞

近期小說新聞

返回頂部
三分彩开奖号码